0 人浏览 | 评论 2018年12月26日 来源:人文齐鲁

文|黄勇

津浦铁路和胶济铁路分别是山东境内横贯南北和东西的两条铁路干线。然而翻开地图,令人费解的是,这两条线路竟然在曲阜和坊子这两个地方不明不白地兜起圈子来。

按照惯例修筑铁路线路均以取直线延伸,只有避开架桥、凿洞等特殊情况,线路方准绕行。纵贯山东南北全境的津浦铁路线,自泰安南下后本拟经曲阜直至邹县,但线路却从瓷窑向西南拐弯至兖州,再折返东南而至邹县。

1898年9月,英德资本集团背着中国在伦敦举行会议,擅自决定承办津镇铁路(天津至镇江)。1899年5月,清政府屈服于帝国主义的压力,与英德两国草签贷款协议,并将修建津镇铁路改为修建津浦铁路。在《天津浦口铁路借款合同》中规定“此铁路建造工程以及管理一切之权全归中国国家办理”,铁路的具体的工程管理由英德两国工程管理公司负责。英德两国派出的总工程师按合同规定听命于中国的督办大臣,他们以严谨和敬业的态度,带来了当时最先进的铁路建造技术和管理制度。

正在修建的津浦铁路黄河大桥

清光绪三十年(1904年),津浦铁路开始勘测沿途线路。根据线路的南北径直走向,经过孔子老家曲阜,在线路设计中,其中有一段铁路距的离孔林西墙很近。当时的衍圣公孔令贻得此消息十分着急,向朝廷连递数次呈文,诉称铁路将“震动圣墓”,“破坏圣脉”,使祖宗灵魂不得安宁。

同时山东巡抚以及众乡绅人等,也以铁路逼近孔林、有损尊孔重道和挽回路权、以绝洋人觊觎为由,上书慈禧太后恳请绕线。于是清廷下令,津浦铁路避开曲阜,向西南绕行,经柳庄、姚村到兖州。

由于津浦铁路绕开了曲阜,导致这里交通闭塞,社会经济滞后,这一影响持续了很长时间。1986年兖石铁路通车,在曲阜设立火车站,但由于车站离市区偏远,大多数去曲阜的游客还是在兖州下车,然后改乘汽车到曲阜。直到京沪高铁开通,途径曲阜站,这一现象才有了较大的改观。

无独有偶,纵贯山东东西全境的胶济铁路线,本来是一路顺畅,却在潍县(今潍坊)向东南绕了一个大弯,取道以外的坊子。

1897年,德国以“巨野教案”为借口,派舰队进攻胶澳(青岛旧称)强占胶州湾。德国人占据胶澳后,开办工厂兴办实业,需要大量的动力燃料,他们叵测居心的盯上了潍县城南出产的优质煤炭。1898年,德国与清政府签订了《胶澳租界条约》,同时攫取了修建胶济铁路和在其沿线内开矿的特权。

在最初胶济铁路的设计路线图上,潍县城南产煤区并不在规定的铁路沿线内,这让德国人大伤脑筋。“把铁路绕个弯不就行了。”一位的德国工程师的一句话点醒了他们。于是胶济铁路原本顺畅路线到了潍县后来了个大转弯,直接伸向煤矿地。

胶济铁路坊子站

为了方便煤炭运输,德国人在产煤区地建了个火车站,可站址周围没有村庄,路边只有一家名为“坊子店”客店,德国人即以“坊子车站”命名。坊子车站建成后,德国人把车站前的道路铺成了沥青马路,这在当时是一件很新奇的事情,成为潍县一景。

据相关史料记载,德国占据坊子17年,开采煤炭约299万吨;日本占据坊子31年,开采煤炭约计422万吨。正是德日列强掠夺性的开采,导致坊子煤矿资源的富矿开采殆尽。1984年,胶济铁路实施复线改造,舍弃坊子裁弯取直,里程由原来的减少到。 改线后的坊子车站变成了末端车站,级别也由原来的二等站降为了四等站,现在每天早晚只有一班通勤车经过。

(壹点号·人文齐鲁)

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