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人浏览 | 评论 2019年06月19日 来源:大众日报

在法国圣艾尼昂市的博瓦尔动物园里,最亮眼的明星莫过于从中国远道而来的大熊猫“欢欢”和“圆仔”,而在游客眼中,和熊猫同样引人瞩目的还有它们居住的琉璃瓦小屋,当闪闪发光的中国风古建遇到憨态可掬的熊猫,浓郁的中国味道就满满地溢了出来。其中,熊猫馆建设所采用的琉璃瓦全部是由曲阜市琉璃瓦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曲阜琉璃瓦厂”)经过20多道传统工序窑火淬炼出来的,老手艺嫁接新市场,国家级“非遗”项目蹚出了一条优质的市场化路径。

“非遗”项目是中华民族的宝贵财富,但随着时代发展,很多老手艺因为脱离了市场而开始渐渐失去活力,甚至面临失传,可过分迎合市场又往往会造成手工技艺的变形。如何把握市场化的度?成了很多传承人在“非遗”产业化过程中必须要面对的艰难抉择。

10年前,面对同样问题的曲阜琉璃瓦厂董事长王树宝并没有和多数传承人一样踟蹰不前。股份制改革后,企业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更换天然气隧道窑,不仅实现了烧制环节中的脱硫脱硝,更一改过去漫天灰尘的生产环境。

就在很多人对企业执意花几十万元更换烧制设备的行为表示不解时,王树宝在转企之初的一句“如果解决不了传统烧制工艺中的环保问题,企业总有一天会走进死胡同”竟然很快应验了,环保红线越绘越实,很多烧造作坊以它们无法想象的速度彻底退出了历史舞台。与此同时,赢得发展空间的企业还在国内市场尚不旺盛的当时积极尝试把琉璃瓦的市场做大,甚至是送出国门,在美国、乌克兰、日本等世界各国播撒中华技艺之种,帮助企业度过了最为艰难的时期。

如今,时代的车轮送来了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的热潮,一张接着一张的市场订单陆续飞进了企业,就在很多人觉得老手艺终于要发大财时,曲阜琉璃瓦厂又开始倒回头去琢磨起工艺的保护与传承了。

“‘非遗’项目能不能活得好,得看有没有年轻人继续留下来做这个行当。”釉色技师王德强今年刚刚32岁就已经获评市级“非遗”传承人,而把他推到这一位置上的,正是公司长期以来坚持推行的传统师徒帮带机制。曲阜琉璃瓦厂一方面成立大师工作室,返聘徐克俊等老艺人手把手地带新人;另一方面积极和景德镇陶瓷大学等专业类高级院校展开合作,定向招引青年人才,为企业的长远发展做足了铺垫。

6月13日,记者在厂区看到,一个投资几十万元的釉色配比实验室正在建设当中,实验室的领军人是来自中国建筑材料科学研究总院的许霞教授。“许霞教授给了企业发展很大的帮助,尤其在釉色配比、烧造温度等方面,帮我们攻克了釉色不一、釉面容易剥皮脱落等难题。更重要的,通过合作研究,一些已经遗失的传统釉色竟然被找了回来。”王德强说,比如孔雀蓝这种已经失传很久的釉色,目前已经进入到实验恢复阶段。而像许霞教授这样的细分领域合作专家,在公司还有好几位,产学研的融合早已成为公司发展的关键所在。

人才和技术的持续投入,让坚持沿袭传统烧造工艺的曲阜琉璃瓦厂能够在完整保存手工技艺的同时获得更广阔的发展空间。为顺应市场需求,公司在承接下济南华谊兄弟影视城古建建设等大项目的同时,也开始跳脱传统的建造领域、尝试开发脊吻兽件摆件等文创产品,丰富产品的门类。经过匠人们的精心制作和烧制,自古站在中国古建屋顶上、带有吉祥寓意的脊兽便能以鲜活的形态摆放在家中,烘托出浓郁的中国味道,作为伴手礼进入文化旅游市场也是广受欢迎。

“下一步,我们计划建设中国琉璃瓦博物馆,把有着600多年历史的曲阜琉璃瓦烧制技艺用文献和实物的形式全面呈现出来,同时,开放技艺体验馆,让每一名参观者都能亲身体验、增加感性认识。”王树宝直言,“非遗”项目的产业化必须坚持两条腿走路:一方面要尽可能保持传统手工技艺的原汁原味,这是原则;另一方面则要充分的对接市场需求,用新的形式满足公众日趋多元化的文化需要。

消息